新利18体育在线_注册送第一桶金的网站 专业新闻生活门户网_生活小技巧网站

【病不绝望】鼻咽癌来袭大意当长疮谭郁权癌友一通电话决靠毅力向

阅读: 726| 点赞:137| 收藏:761
【病不绝望】鼻咽癌来袭大意当长疮谭郁权癌友一通电话决靠毅力向【病不绝望】鼻咽癌来袭大意当长疮谭郁权癌友一通电话决靠毅力向【病不绝望】鼻咽癌来袭大意当长疮谭郁权癌友一通电话决靠毅力向【病不绝望】鼻咽癌来袭大意当长疮谭郁权癌友一通电话决靠毅力向

从外表看来,38岁热爱马拉松的谭郁权,难以想像3年前的他是一名鼻咽癌患者。

他曾为7週的化疗及放疗苦苦挣扎而掉下男儿泪。患癌令他一度以为自此与马拉松无缘,但凭着惊人毅力康复后去年重回赛场,冲线那一刻他内心澎湃地吶喊:“我终于做到了!”

“3年前,我的颈项后端长出硬块,不痛不痒,起初以为是长热疮,最后还是去诊所看了普通科医生,却被推荐去看耳鼻喉专科,接受活体组织切片检查。当下我还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根本没联想到患癌这回事。 

领取报告当天,我兴高采烈地等医生告诉我只要把热疮切除就无大碍的消息。然而,医生仿彿说?我听不懂的语言,当搞清楚医生的话时,才知道自己患上第二期鼻咽癌,下一秒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。 

四肢不受控制发抖

我根本无法接受事实,在谘询肿瘤科医生详情时,打从心底冒出的恐惧令我四肢不受控制地发抖,寸步难行。我重複地问:为何是我?怎幺会是我? 

我参加马拉松,多年来注重健康,不抽烟不喝酒,不吃快餐不喝汽水,甚至不吃鹹鱼,怎幺会患上鼻咽癌? 

当下思绪淩乱,还没来得及思考治疗事项,亲友纷纷安慰说:“没事的……你会好起来……”,但大家都不是我,怎幺能理解我内心感受?又有谁可以确定我真的可以康复? 

亲友的安慰难以入耳,徒添心里压力及烦躁。直到一名友人告知,其朋友是鼻咽癌生存者,鼓励我联络对方。 

几经考虑后,我拨了这通改变我想法的电话,对方也是患上鼻咽癌的年轻女性,刚结婚不久。她向我讲解接受治疗的情况及即将面对的难题,给予我很大鼓励。 

当决定接受为期7週的放射治疗及化疗后,我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─求生,因此我非常专注地接受治疗,每週5天风雨无阻往医院报到进行放疗,每週四另进行 一次化疗。 

治疗过程中,我的颈项皮肤因放疗而变黑,口腔溃烂,唾液全失而口干,难以进食,后期甚至失去味觉;化疗的不适让我无时无刻呕吐,把好不容易吞进肚子里的流质食物吐得一干二净,体重迅速下降10公斤。 

每当呕吐时,我都安慰自己是把不好的东西吐出来,好的东西留在身体内,协助我尽快痊癒。 

治疗期间崩溃痛哭 

治疗过程真的很苦很难熬,但每当看见神色担忧的妻子与年幼孩子时,我知道自己没有退缩的理由,无论多幺苦,都得撑下去。只能说,这段治疗过程,难以以正常人的思维熬过。 

在治疗第三至第四週,药效正值高峰期,身体难以负荷药效,我昏昏沉沉地在住家,狠狠摔了一跤,脸部直敲地面,脑袋嗡嗡作响。 

那一刻,我终于忍不住崩溃痛哭,把过去数週压抑下来的恐惧、忧虑及艰苦,一一向妻子哭诉。 所幸脸部伤势不算大碍,抹干泪水后,心中的苦缓缓化开,让我凝聚更大勇气面对接下来的治疗。 

战友精神鼓励陪跑 

一群誌同道合跑马拉松的朋友也给予我精神鼓励,我们把治疗比喻成马拉松的哩数,每过了一週相等于跑了一公裏,他们依然是我的“战友”,陪我跑过“治疗”这场马拉松,让我知道自己并非孤军作战。 

完成治疗后,我经过半年休养,慢慢地重投以往的生活节奏,也重拾跑步的步伐。经过一段日子的训练,我终于在去年完成康复后的首个全马拉松。 

这是我生病时不敢想像的画面,冲线那一刻内心感受很澎湃,难以想像自己还有能力完成全马拉松。 刚重新跑回马拉松时重遇许多旧战友,大家都好奇问我之前为何没参赛,那时的我对患癌一事仍难以启齿,仅简单地以“我度蜜月去了”回覆。 

随后深思一层,许多人仍陷在抗癌的途上,他们或许像当初的我那幺绝望及恐惧,我希望自己的经历可鼓励他们,为他们带来希望。抱?这样的想法,患癌这两个字已不再那幺难说出口了。” 

鼻咽癌症状不明显 早发现
治愈率高达90%

(吉隆坡讯)对多数鼻咽癌患者来说,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前不会有什幺明显症状。临床肿瘤内科顾问马丁美罗(Matin Mellor Abdullah)指出,人们普遍认为鼻塞是感冒癥状,鼻涕带血丝则是太大力擤鼻涕所致,加上这些早期癥状不明显,人们往往都会忽略身体发出的声音。倘若类似情况维持2週未痊癒,务必就医揪出病因,须知鼻塞及鼻子分泌物带血丝都是鼻咽癌的癥状。 

他指出,此外听力下降、严重头痛及颈项长硬块也是鼻咽癌的癥状,偏偏这些癥状容易被人们忽略,认为是身体燥热所致,错失治疗良机。 

“有些病患出现上述不适癥状后,挂号看普通科医生,然而医生未有把这些癥状与鼻咽癌做联想,往往为病患开抗生素。其实,医生一旦察觉病患久未痊癒,应多加留意,或可推荐患者谘询耳鼻喉专科。” 

他解释,鼻咽癌(nasopharyngeal carcinoma,NPC)是一种发生于鼻咽腔或上咽喉部的癌癥。根据国际卫生组织,鼻咽癌分为3种类型,包括角化鳞状细胞癌(高分化)、非角化癌(中分化)及未分化癌,亚洲人较普遍患上后者。 

他表示,鼻咽癌在中国南部地区病发率颇高,而我国华裔先贤多数来自该处,因此本地华裔患鼻咽癌机率较高,而东马比达友族(Bidayuh)也是鼻咽癌高风险群。

 “虽说这与饮食习惯有关,好比这些种族常食用腌製食物,但迄今没有研究证明此论点。另一高风险群则是感染人类疱疹毒第四型(Epstein-Barr virus,简称EB病毒)。 ”

为少数高治癒率癌症 

他称,为病人治疗前,须透过活体组织切片确定患者病情阶段,再配以合适的治疗。一般上,第一期鼻咽癌会给予放射治疗,第二及第三期会以化疗及放射联合治疗,第四期则以化疗为主,确保控制病情。 

“患者接受放射治疗后,身体会出现一定的副作用,喉咙如火烧、唾液腺萎缩、唾液分泌变少、口腔干燥。患者难以吞食及喝水,需要食用泥状食物,他们也无法食用味道强烈的食物,如咖哩。 ”

他说明,患者的体重难以避免地下降,若体重下降幅度过高,他们可能需要入院吊点滴,维持足够营养。化疗的副作用一般为噁心及呕吐,但这些都可以药物控制,舒缓患者的不适。 

“鼻咽癌是少数治癒率较高的恶性肿瘤之一,越早诊断及接受治疗,治癒率越高。以第一期患者而言,治癒率达95%至98%,第三B期患者的治癒率也达70%至80%。 因此,若人们察觉出现类似癥状,且超过两週未痊癒,就应就医,以揪出病因。”
 

文/叶珮盈.2017.11.22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: